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 行业:其他电工器材
  •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
  • 电话:0574-63267415
  • 传真:0574-63265982
  • 联系人:杨煜星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说文解字

他们掌灯照亮烈士们回家与亲人团聚的路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2-06-05   阅读( )  

  两年来,乐平的程雪清带着一群志愿者已经为全国各地100多位烈士找到了亲属,还有更多委托寻亲的烈士名单等着程雪清这群志愿者梳理。他们用情怀和热爱,照亮了烈士们“回家”的路,面对家属的致谢,程雪清说:“我们实际上是最大的获益者,寻亲对我们的人生是一个最大的洗礼!”

  程雪清为这种寻亲行为作了一个比喻:一群人掌灯照亮烈士们“回家与亲人团聚”的路。他说,自己很愿意帮助有寻亲需求的烈士家属,也欢迎有线索的人联系他,为帮烈士们“回家”提供助力,联系电话:(程雪清)。

  4月16日下午,记者跟随程雪清来到乐平市镇桥镇坑口黄家村,这是烈士黄万生(又名田英)的故乡。在家属临时搭建的“黄万生(田英)革命烈士纪念堂”,记者与程雪清、烈士侄孙黄兆美等人聊起了这段曲折的寻亲历程。

  黄万生,1927年参加革命并入党。他先后任赣东北特区总工会常委、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届中央执行委员。他还曾担任中共都(昌)湖(口)鄱(阳)彭(泽)中心县委书记兼工农红军都湖鄱彭游击大队政委。在他的带领下,游击大队由50多人发展到160多人,一直坚持在武山一带开展游击斗争,他也被当地群众誉为“武山雄鹰”。后在都昌大港镇的新四军都昌留守处不幸被捕,遇害。

  黄万生的女儿黄金莲一直误以为父亲在上饶牺牲,导致家中两代人寻找烈士墓地时一直没有结果。黄金莲去世前,嘱托儿子彭大华要继续寻找外公的墓地。黄兆美的父亲去世前,也同样一再叮嘱家人要继续寻找。

  几十年来,彭大华、黄兆美先后前往弋阳县革命烈士纪念馆、上饶集中营旧址等地寻找线索,但家人都不知道黄万生已化名田英,始终没有找到下落。程雪清说,去年5月,彭大华找到他。

  程雪清是乐平市新四军研究会常务理事,他通过分析比对后,找到一位热衷研究党史、抗战史的志愿者,从他那里获悉,有一位烈士田英,又名黄万生,这位志愿者建议他们去都昌县党史办查找相关资料核实。这一重要线索成为寻亲的突破口。最终,大家根据线索查找资料、比对信息,最终确定黄万生就是安葬在都昌大港镇革命烈士陵园的田英。

  “找到了开心啊!看到墓地的那一刻,我就感叹,爷爷你真是生的伟大,死的光荣。”黄兆美和家人在去年国庆节赶到都昌祭拜,后又多次前往祭扫。他评价程雪清说:“他这人是真的好!没有他,我们也找不到。”

  因为黄万生烈士在上饶葛源从事革命工作的史料缺失,目前,程雪清正在协助家属和相关部门收集完善。

  江西省乐平市新四军研究会常务理事蒋庆林等人陪同黄万生烈士亲属前往都昌大港镇参加祭拜活动。(图片来自乐平新四军研究会)

  其实,记者很早就认识程雪清,他从2014年就开始做公益,知道他做过助残、救援等方面的公益,也看到他总是在朋友圈帮别人发布失物招领启事。热心的他,在2020年底,开始尝试为全国各地的烈士寻找亲属。粗略统计,经他的手寻亲成功的烈士超过了100多位。

  帮助江苏沭阳县的王兴浩烈士寻亲成功,亲人们70年来一直在寻找。程雪清和志愿者们帮助他们找到烈士墓之后,家人们感到欣慰和无限荣耀。

  浙江富阳吴缝荣烈士的后人历经65年,在程雪清等志愿者的帮助下,终于找到吴缝荣所在的烈士陵园。

  还有,福建漳州东山县烈士陵园里的外地烈士,也都是经过程雪清等人的努力,先后成功寻亲。

  就在4月11日,程雪清又与河北的志愿者们联手为5位抗美援朝烈士找到亲属。

  就这样,慢慢地,程雪清成为了烈士寻亲圈子里的“名人”,有烈士家属找到他,也有全国各地的退役军人事务局委托他为烈士寻亲。程雪清的手机很卡,因为微信内容太多,十几个寻亲微信群,6000多位微信好友。手机保存的图片也很多,他都舍不得删掉,也不能删掉。

  在程雪清的手机里有1900多张烈士寻亲的资料图片,有全国各地退役军人事务局或者志愿者发来的烈士墓碑图片,或者是家属发过来的烈属证,还有与烈士有关的史料书籍图片等等,他要从这些字迹模糊的墓碑上推理分析,要从支离破碎的烈属证里寻找蛛丝马迹,有线索后,就要翻阅查找各种史料。为了帮烈士寻亲,程雪清经常从旧书网淘书。

  现在,为烈士寻亲已经成为程雪清的“主业”,虽然对自己的生活有影响,爱人也不太理解他这种行为,但他轻声说道:“没办法,爱好!”他的外公是新四军。受外公的影响,程雪清对老兵有一种特别的情怀,他要把英雄的英勇事迹宣扬出去,要把英雄的精神传承下去。

  临别时,程雪清向记者说道:“我接受你采访,同时愿意公开我的联系方式,原因是想让更多的烈士亲属知道我,然后在寻亲过程中发掘更多志同道合的志愿者,毕竟我个人力量是有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