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同丰5MM-25MM穿线不锈钢软管和包塑金属软管

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包塑金属软管|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和NSF61认证。我们一直在不断寻求新的应用和灵活创新的软管产品进行研究和开发。目前我们主要有两类产品:家用卫浴软管,工业和特殊用途的穿线软管以满足客户的要求。
详细同丰金属软管
自1989年以来,我们一直专注于制造家用花洒软管和工业穿线用软管我们的软管,包括单扣不锈钢软管,双扣不锈钢软管和厨卫软管。我们的生产设施是完全自动化的软管机械(德国制造),我们有完整的质量保证计划,并通过ISO 9001
  • 行业:其他电工器材
  • 地址:浙江省慈溪市横河镇秦堰
  • 电话:0574-63267415
  • 传真:0574-63265982
  • 联系人:杨煜星
公告
同丰软管为你提供花洒软管|卫浴软管|淋浴软管|金属软管|不锈钢软管|不锈钢金属软管|花洒不锈钢软管|最新市场价格_行情_报价_产品品牌_规格_型号_尺寸_标准_使用方法_说明等实用商机信息,如需了解更多信息,请联系我们获取更多商机!
站内搜索

更多 申请加入成员列表
管理员
bxgrg
员工
更多企业新闻康熙字典

黄大有:用行动诠释责任与担当

作者:shonly   发布于 2022-06-17   阅读( )  

  峙浪乡是宁明县4个边境乡镇之一,边境线个疫情防控执勤卡点。黄大有在协助乡党委书记、乡长落实上级各项防控政策和措施的同时,负责统筹管理全乡的边境疫情防控工作。

  中新网广西新闻1月5日电(李翔 郑中生)“现在卡点的情况怎么样?轮换的值班人员都到位了吗?”每天一大早,广西崇左市宁明县峙浪乡党委副书记黄大有就一边了解各卡点疫情防控情况,一边忙着乡党委的日常工作事务。

  峙浪乡是宁明县4个边境乡镇之一,边境线个疫情防控执勤卡点。黄大有在协助乡党委书记、乡长落实上级各项防控政策和措施的同时,负责统筹管理全乡的边境疫情防控工作。

  “卡点刚开始建设的时候,只有一顶帐篷,生活条件十分简陋。现在住的是铁皮房子,肉菜有专人配送,巡逻还有县里统一配的专用电动车,生活工作条件各方面都挺好的。”说起戈龙卡点的前后变化,工作队队长韦光元感触颇深。

  刚一开始,黄大有也在发愁,毕竟乡里的工作经费也不充裕。但他想,再怎么样,也不能让一线防疫人员白天被风吹日晒雨淋,晚上睡觉时还要“数星星”吧。于是,黄大有就利用到县里开会的时间空隙,找县疫情指挥部反映,找挂点后盾单位求助,通过“县级拨付一点、乡自筹一点、后盾单位扶持一点、党员群众投工投劳抵消一点”的办法,帮助卡点建起了砖混隔热铁皮房子,后来又逐步给各卡点盖起了厨房和卫生间,不仅改善了工作人员的工作生活条件,还解决了工作人员如厕难、洗澡难的“难言之隐”。

  如今,全乡15个卡点有12个全部实现通水通电通信号“三通”建设,不仅内部设置了工作区、生活区和学习区,配备了充足的生活物资、防护消杀用品和应急器械,外部还配备了巡逻车辆、警报灯、拦阻网等装备,生活工作条件全部实现“鸟枪换炮”。新增设的3个卡点也正在紧锣密鼓地建设完善中。

  “黄副书记白天在处理好繁杂的工作后,利用晚上时间深入到各卡点和边境线一线巡察,不仅关心我们的工作和生活,还十分关心大家的安全,有什么危险他都是第一个冲锋在前。”峙浪乡干部邱观俊说。

  11月8日晚,黄大有和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后就从乡政府出发,驱车前往各卡点开展巡察工作。9日凌晨2点左右,黄大有带着巡逻队从戈龙卡点巡逻到1204界碑卡点时,天空下着绵绵细雨,并不时刮起了大风,大家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正准备作短暂休息。不多时,那支巡逻队也到达了1204界碑卡点,大家正相互寒暄着,队员黄绍军突然惊叫起来。原来他突然发现,他刚跨步过去未踩中的“棍子”居然是一条毒蛇,盘踞在距离房子不足2米的地方,有随时向人群发起攻击的可能。

  要是被毒蛇咬伤,后果不堪设想。黄大有没多想,就赶紧组织大家去驱赶毒蛇。处理完险情后,黄大有带着防控队员继续沿着边境线巡逻,直至天亮交接班后才回到乡政府,简单地洗把脸,眯一会儿眼后,又投入到工作中。

  “当时很危险,很有可能被蛇反击,但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秋冬季夜晚室外天气比较凉,卡点的房子里比较暖和,如果不把蛇赶走,它有可能偷偷钻进房子里甚至潜在被窝里,队员们就有生命危险了!”时隔很久,黄大有依然心有余悸地说道。

  巡逻时这些潜在的危险,黄大有和队员们时常会遇到。11月15日晚上11时许,1202卡点工作人员吕文海、刘志力骑电动车前往救援另一组队员时,半路上与一条横在路中间半米多长的银环蛇不期而遇,幸好只是虚惊一场。

  越是艰险越向前。从今年9月份以来,黄大有除了平时到卡点督查工作外,每隔3天就要参与一次夜间通宵巡逻,用辛勤的付出来守护边境一线的安全。

  “大有,近期单位组织我们干部职工到南宁或本地医院体检,区医院条件比较好,你看怎么样?”11月17日,黄大有收到妻子李营发来的信息。

  “好可惜!”黄大有看到妻子回复的信息,沉默了良久。这一年多来,他亏欠妻子和孩子的事情已经不是一两次了。

  黄大有一家有四口人,爱人李营在县工业园区服务中心工作,大女儿在读初中,小女儿才2岁多。他的父母及岳父已经去世,岳母也已80岁高龄,照顾两个女儿的重担全部压在妻子一个人的肩上。

  2020年2月13日下午18时许,李营的父亲不幸去世。此时疫情防控工作在处于关键期,李营深知黄大有重任在肩,直到14日上午才把噩耗告诉丈夫。听到亲人离去的消息,黄大有悲痛不已,但面对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安全,他毅然选择坚守在工作岗位上,直至临近中午才向乡党委请假返回那堪镇,简单办完丧事后于16日又返回工作岗位。

  今年9月,本来2岁多的小女儿还不到上幼儿园的年龄,但由于没有人帮照看,黄大有还是把她送到了托管所,日常由妻子负责接送。尽管从峙浪到县城也就40多公里的路程,但由于忙于工作,黄大有今年到托管所接送女儿仅仅2次。

  “由于接得少,每次去接女儿时老师都反复询问,直到确认是孩子的爸爸后才放行。”黄大有有点无奈地说,“有时候防控工作紧张,长时间都不能回家,吃住在乡里,挂念两个小孩的时候只能通过微信视频看两眼,甚至孩子生病的时候都不能送她去医院,全由妻子一个人照顾,感觉自己很对不起她们。”(完)